何为《光明书信集》?白迪欧泽曼是何许人也?

每个世纪初被传带来新讯息的宗教的高级服务者们,都不是宗教事务内的革新者,而是一群追随者。即,他们无法从自身及新事物中进行革新,亦无法带来新的判决。他们以严谨忠实的道路遵循宗教的基本与判决、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的常道,对宗教进行校验与裁决,对宗教真理与原理进行阐述,解除、废止蓄意混淆信仰的谬误,拒绝、清除逾越宗教界限的行为,维护主宰的诫命,昭显、宣扬神祗判决的尊贵与崇高。他们仅仅通过基本架构未受损、原本精神未破坏的新的解释途径,通过适宜当代理解的令人信服的新方式、新导向及解释,履行职责。

他们通过他们的行为与功修成为这主宰之仆的职责的证实者。他们贯彻着自己作为大众信仰强度与忠诚的镜鉴之职。他们诚实的展现着他们的信仰层次。他们展示着他们作为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的秉性的完全效仿者,以及艾哈迈德(祈主福安之)的征途、先知特征的真正的衣钵继承者。总之,从行为与道德方面,从对先知常道的追随与谨遵角度,他们可作为穆罕默德的教众的完全优美的范例,他们构建着模仿的榜样。他们对天经的注释、对宗教判决的解释、在据时代理解与知识层次的解读方式的模式上的文字作品,不是自我私我的、异禀天赋的斩获,不是自我聪慧与洞察的结果。这些,是作为直接的天启之源的讯息之本、之洁的精神启示与灵感。《哲里哲鲁提耶》《玛斯纳维》《幽玄揭秘》等大作均属此类。这些高大的人物仅仅是这些神圣作品的转译者。在那些卓越作品的构架内、阐述方式上存在这些神圣的人物的某些个人痕迹,即这些神圣人物可视为那些作品精神的展现、镜子与镜像。

走近《光明书信集》及其转译者,鉴于在这部大作里存在目前难比拟的一种精神涌泉、一类难尽数的完美;在一个与任何作品风格迥异的框架内的,作为安拉之烛火、引导之红日及幸福之光源的尊贵的古兰经的洪泽的继承者已被见证;就在其基础为古兰经昭显的光明,对超越众贤者的作品的穆罕默德之光的洪泽的承载,作为讯息之本、之洁的部分、关联以及超越众贤者作品的神圣行径,它的展现、其转译者精神主体的表现与美德等方面高超、无语伦比的事实而言,是一个昭昭如白日的真理。

的确,那个人尚在幼年时,之前未受过任何教育,为了延续圣学,在三个月的教育时期内便完成了对承前启后的众学科、源自安拉的知识、各类真知、宇宙的奥秘、神学智慧的继承,这般高上的表现至今无人能及。这个知识奇迹的例子史无前例,不容置疑。光明的转译者,通过其条件、通过始终包括体现美德、极大勇气与自强的,其无与伦比的秉性坚韧,他就是一个神赐奇迹、一个具体的安拉的眷顾、一种绝对的天赋。

那位拥有奇迹的人物在出幼前就处在一种无人能及的博学情形中,他挑战了所有知识领域,挫败、颠覆了与其辩论的各学科的泰斗,对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形的所有问题以一种彻底的证明且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复,十四岁以后就坐到了泰斗级别的位置并不间断的在各方传播知识洪泽与智慧光明,他的解释中的精妙与深度,其宣言中的高格与坚毅,其视角中的深邃的远见与前瞻、智慧的光明令各学科的泰斗们震惊,依此,他们以“时代奇才”的伟大头衔称呼他。以其高上的成就与知识的恩泽,作为一个在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的宗教的宣扬上、证明上、一个完美框架内表现的这样一个人,必然是尊贵的众先知之首的至高之言的彰显、对其至高维护及意图的践行。毫无疑问,他是一位凭借最圣洁先知的诫命与宣言行进、以其行为为模范行事的,其光明、真理的继承者与镜鉴者的秉性慷慨者。

通过使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的光明、艾哈迈德(祈主福安之)的信息与神祗的光明恩泽在最明亮的一个框内的闪耀,古兰经经文及圣训内容数值解读在其自身范畴内的完成,表述先知宣言的伟大的古兰经文的数值解读在其自身框架内的整理的众多证据,在信仰服务的意义上,他是先知使命的一面明镜,是该使命之树最后一颗光明之果,在该使命语言的意义上、在真理之口与神祗之光的信仰服务的角度上,他作为最后一个幸福的肩负者是毫无疑问的。

以第三优苏福经堂的芬芳之言、光明之花的一堂课的倾听者、光明学生之名:艾哈迈德·法伊兹,艾哈迈德·纳齐夫,祖拜勒,萨拉丁,哲伊兰,孙古勒。

他们很大程度上夸大了我的功劳,我绝无勇气阻止这些签名者的行为。我只能沉默,但我认同以光明书信集的学生的精神共同体之名接受那些赞扬。

    赛义德·努尔西




1429 已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